二月末

凯源
文风两个字:啰嗦
心结不会弃坑 暂时隐藏了 很多地方要改

相容【一】

星际 未来 异能 ...也许也像哥哪吧

【世界观:新纪元 人类迁移至其他星系星球 进化后具有各种属性的异能 人均寿命200 成年18】

【前面算背景吧 答应我看完好吗╭(╯ε╰)╮我知道我特啰嗦】
01

格林氏被扣上了犯上作乱的罪名。王暴怒,下令抄家灭族,连同旁系也不能放过,并指明让艾布特·布鲁负责执行火刑,要求是对格林一族格杀勿论,次日就行刑。

宣布后,王站起来,站在宝座边,居高临下,意味深长地看着艾布特,艾布特低下头,接下指令。

“遵命。”

王瞥了他一眼,甩了甩宽大的衣袖,在仆人的簇拥下走入偏殿。

王离开了,臣子们都陆续退下。艾布特久久地站着,望着空无一人的大殿,心中万般愁绪纷乱。

KR-2029星球,现今宇宙最强盛的星球没有之一。格林氏为贵族,数代都效忠于其皇室,格林氏族之人基本都从事对皇室子弟的教育,皇家学院的管理以及对文书典籍的整理与书写等文化类工作。

三个月前,一封匿名信直接被呈到了王用来办公的光脑上。信中详细地阐述了格林氏主家预备造反的全部计划,事无巨细。而且把所有图片类的,文件类的信息全部都附上了,看似理据确凿。

消息同时也被放出去了,星球的公民一时间因议论此事而变得沸沸扬扬,格林氏一夜间陷入满城风雨。

路斯恩·格林是格林氏现今的家主,翼系,皇家学院的校长。因为成长于书香门第,路斯恩是个博学而又温和儒雅之人,故平常并没有仇家。可是但凡有点地位,就总会被不少人觊觎,这次突然遭人陷害也是始料不及。对方显然做好了充足的准备,一定要陷他于死地。在涉嫌造反的事情被传开后,他长跪于王的书房门前,任凭如何请求,王都拒绝见他,看得出王杀意已决。

王是个疑心极重之人,年轻气盛,刚继位不久。如今许多贵族氏族的势力不断扩大,王早有打压各族气焰和铲除一些有异心苗头的氏族的打算。这次的匿名信是个太好的契机,抓对了人杀了永绝后患,错了也可杀一儆百,格林不过区区一个中等的文官贵族,掌权不多,族中人也少,灭了死不足惜。路斯恩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在书房前认命般闭上了眼。

艾布特是布鲁氏家主,火系,星球的总领将军。布鲁世代武将辈出,在千年前的星际混战中为KR-2029星球的大胜立下汗马功劳,被封为高等贵族,掌管星球三分之一的军权,在整个星球乃至星系都有很高的威望。布鲁与格林虽地位略有差距,但都是各自领域的翘楚。优秀的人与优秀的人总是惺惺相惜的,布鲁与格林是世交,两位家主关系甚好。

在三个月里,王先后废除了路斯恩的皇家学院校长一职以及其妻玛利亚的皇室高级顾问一职,并对其家族实行禁足,派重兵监视,断绝其与其他氏族的一切交流。

王在试探布鲁氏的反应。

艾布特了然于心,他并没有因为好友陷入困境而轻举妄动。他心里清楚,格林氏的遭遇不过是个幌子,王真正想除的,是布鲁。然而布鲁氏位高权重,屡立战功,王不可能直接动手。

艾布特想,如果自己再不有所表示,格林在这次风波中恐怕在劫难逃。他在大殿上暗示王想要退休,让自己的独子继承爵位,并交归部分兵权。这足够表面布鲁氏的忠心。然而,王却宣布了彻底铲除格林的旨意。

艾布特足足站了两个小时,才离开了王宫。

他想不出为什么王一定要杀格林不可,但他现在明白,倘若明天他违抗指令放过格林,王定会亲自出兵,到时自己的家族也会受到牵连。

到冬季了,雪在飘。艾布特叹了口气,在寒风中凝结为一团白雾,又在风中被吹散。

艾布特忽然笑出来,他真的老糊涂了吧。杀了格林氏,下一个就会是布鲁氏了,即使不会被灭族,势力被大伤也是迟早的事。

大概是要真的改朝换代了吧。王信任的那些人,真的值得他们这些老臣托付吗。

艾布特的心一下子与室外的温度一般,坠到零点。

他做了个决定。

02

美丽的庄园慢慢地被烈火吞噬。火势一点点蔓延到庄园中央的城堡。

除了物体烧焦而产生的声音,还有庄园内人们撕心裂肺的,一腔恐惧的叫喊。然而最后都将被大火燃烧殆尽。

艾布特·布鲁是火系,不惧火。他拿着火刃,一步步穿梭在火海之中,身后跟着他的是穿着防火服的王的士兵。

进入城堡,士兵兵分数路,不多时便把路斯恩和玛利亚绑到了城堡的大厅。

艾布特持着火刃,慢慢地做到格林夫妻的面前,路斯恩只是中年,但长期高脑力的工作,使得头发花白。

艾布特很想与挚友说些什么,真的站在路斯恩面前却什么都说不出。他眼眶里有泪。武将是从不落泪的,他要破例了。

“我的朋友,不要有愧疚。”路斯恩先开了口,“好好保重,替格林守护好星球。”

玛利亚在一旁悄然落泪。

士兵们不耐烦了,催促着艾布特尽快动手。艾布特握了握路斯恩被绑住的手,良久,艰难地点下了一颗火苗。

火势很快烧起来了,格林夫妻俩很快被火焰包围,艾布特抱住他们,即使他不怕火,心里却有千百倍于火烧的痛。

玛利亚在火中,突然在艾布特耳边断续地说了一句什么。艾布特心中一惊。艾布特想确认时,玛利亚和路斯恩已经在烈火中消失了。

人死后连遗体都会消失。王为了保证格林氏真的死了,派士兵监视。

偌大的格林城堡再也没有了主人,艾布特跪下,似乎在忏悔。格林家主和其妻都死了,士兵们监视的任务达成,留下艾布特独自伤心,先有序地离开回宫复命了。

等所有士兵退出格林庄园后,艾布特猛地站起来,发了疯般跑到了路斯恩房间,按开一个密室的开关走进去。

已经有星星点点的火烧进来了。房间的一个角落里,蜷缩着一个两岁左右大的男孩。男孩颤抖着,瞪着眼睛看着艾布特一步步走近,拿着那把冒着火苗的火刃。

“叔叔,你要烧我吗?”小男孩豆大的泪珠滑落,漂亮的杏眼里映满了红色的火焰。

孩子带着奶气的稚嫩的声音,重重地敲在艾布特的心中。

艾布特丢下了火刃,火刃掉在地上哐当地发出一声响。他蹲下,伸出手臂用力地抱住男孩。

男孩在他怀里,害怕地颤抖,却什么声音都不敢发出。

艾布特用宽厚的手掌抚摸他的头,“别怕,孩子,别怕。叔叔是来救你的。”

男孩却没有回应了,在巨大的恐惧中昏了过去。

03

艾布特自杀了。

这是一件跟格林氏被铲除一样能够引起同样效应的消息,整个星球舆论四起。

王显然对艾布特的自杀异常震惊。他万万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艾布特死了,布鲁氏的威胁就减少了。

艾布特牺牲了自己,一是为了赎罪,他到底对不起格林氏。二是为了保全布鲁氏,保全族人。只有他死了,其他人才会有被王放过的希望。

他死在自己的火刃下,在向王复命的时候,在王的面前。火刃划过他的脖颈,然后在一片火光中,艾布特彻底消失了。

凯利·布鲁继承了艾布特的爵位,成为布鲁氏新一任的家主。这是布鲁氏史上最年轻的一任家主,年仅18岁,刚成年,还在皇家学院读书。

凯利是艾布特的独子,同样是火系。凯利从小就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天赋,体能和技能水平都达到S级,擅长于各种攻击类技能,是KR-2029星球新一任总领将军最有实力的候选人。他有着父亲的体格和勇毅,也遗传了母亲的美丽的外貌,长了一双含情脉脉的桃花眼,高鼻梁,薄嘴唇。虽性格冷峻却依旧俘获星球无数少女的芳心。

令人难过的是母亲早在多年前就因病离世,而艾布特的死更让凯利在一夜之间担负起家族的重担。他握着父亲的遗书,心中愤怒而悲伤。

王到底是放过了布鲁氏,他不认为一个18岁的小子能有多大能耐。于是给布鲁氏举办了隆重的继位仪式,给凯利授予了总领将军的勋章,赏赐万千,也算暂且平复民心。

仪式结束后凯利带着护卫跑往飞行器准备回家,一路上都是星球花季少女们的围截和追赶。好不容易登上飞行器起飞,他长舒一口气,却又收到了家中管家发来的消息,立刻下令驾驶员加快速度往回赶。

父亲在族灭格林氏后,躲开所有人的视线,往家里带回了一个孩子,孩子已经昏过去了,不省人事。父亲抱着孩子一进到家族的城堡,便咆哮着叫医生,赶着管家还有仆人们准备热水准备营养剂等等林林总总的物品。一时间整个布鲁氏城堡人仰马翻,每个人忙碌起来,准备各自负责的东西。

凯利那时刚下了格斗课回到家,就目睹了这一状况,他明白有重要的人受了伤要急救:“父亲,到我房间,这里近些!”

艾布特完全无法思考了,他跟着儿子到了房间,将男孩放到床上,然后医生和护士以及医疗机器人马上围上来,开始繁杂的检查手续。

看到医疗队伍有条不紊的开始工作,艾布特终于松了口气,身体一放松差点跌坐在地上,幸好凯利扶住了他。

“父亲,您今天...受累了,先回房休息吧,这里我看着。”凯利关心道。

“儿子,一定要看好这个孩子,千万不要让他出事了。”

“父亲您放心,一切有我。过会检查好了,我过来跟您汇报。”

艾布特在管家的搀扶下回了房间。

父亲走后,凯利才有机会上前看看这位伤员的情况。

还是个刚刚才不吃奶的小孩吧。

医疗队伍已经结束工作了,站在一旁的光脑边做着分析。凯利坐在床边,摸了摸孩子的脸颊。

小孩的脸白白嫩嫩的,有点胖,殷红的小嘴微张着,紧紧地闭着眼睛,好像在做噩梦。凯利伸手轻轻地抚了抚孩子的额头,希望孩子不要皱着眉头。

很可爱。凯利心里犹如灌进了一汪柔水。

“少爷,这位小伤员只是受了惊吓,昏过去了,没有大碍。睡一觉就好了。”

“...好,记住今天的事不要说出去,你们退下吧。”凯利吩咐后,房间里的人员陆续撤离了。

凯利坐在床边又守了一会,悄悄掩上门,去跟父亲汇报。

听到孩子没事了,艾布特松了口气。

“好吧你走吧,我累了,想休息了。”

“父亲您好好休息。儿子先退下了。”

之后凯利再也没有见到父亲艾布特了。第二天一早父亲去了宫里复命,他到了学院上早课。中午,凯利便听到了噩耗。

04

父亲在遗书里交代了了身为一个武将的使命,让儿子时刻要谨记,要忠诚,全心全意守护星球的安全。

遗书中还交代了小孩的身份。

他叫罗伊,刚满两岁,是格林氏小辈中的幺儿。他的降生瞒过了星球所有人,知道他的存在的只有格林最核心的家族成员,以及为格林氏效力的最忠心的管家和几位佣人。

格林夫妇如何瞒天过海的如今已经不得而知了。那天在大火中,玛利亚微弱地说出罗伊的存在,寄托了格林氏全部的希望。

“一定要护他周全。”艾布特强调。

艾布特还交代到,罗伊的存在要再瞒多一会,日后可以借口以收养一位接班人为由作为布鲁氏的养子。

刚刚管家发来的信息说,昏睡了三天的罗伊醒了,小孩踩着还不稳当的脚步满城堡乱跑,不让人碰,也不愿说话。一大群仆人在后头跟着,走近了不是,稍远了又怕他磕着碰着。

罗伊跑进了温室花房,跑到边边了,没路走,他回头看了看身后一大群的人,吓得发抖。

凯利一下飞行器就在管家的带领下往花房跑去,遣散了人群,慢慢地靠近罗伊。

罗伊躲在一棵雪白的杏花树后。凯利只能看到他半个身子,听见脚步声越发靠近,小家伙就抖得越厉害,杏花飘下一片片花瓣。

“别怕,罗伊,哥哥不是坏人。”凯利在离杏花树两米远的地方停下来。

小孩听见生人叫出了他的名字,先是浑身一惊。半晌,他从树后探出小小的圆圆的脑袋,看向凯利。

那是凯利第一次看到罗伊的眼睛。那么大那么亮,透出他从未见过的单纯。在一瞬间,凯利被这双眼睛直击内心。

小孩眼里噙着泪,怯生生地看着凯利,往后缩了缩,一不小心晃到杏花树,花瓣密密地落下来。飘到他的头发上,画面很漂亮。

凯利心要软得一塌糊涂了。他温柔地给罗伊唱格林氏的摇篮曲,那是玛利亚在他小时候教他的。小孩听到摇篮曲对凯利放松了警惕。定定地看着他。

“你是谁啊。”罗伊发出小奶音。

凯利笑了,对他说:“我是你的哥哥。”

罗伊相信凯利不是坏人了,由他将自己抱起,返回城堡。

城堡很大,从花房到房间距离挺远的。这小家伙还真能跑,凯利想。生怕罗伊会摔,凯利把他抱得格外稳,尽管如此,罗伊还是抓着凯利的衣领,生怕凯利松手,他就会掉下去。

是多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啊。凯利心疼地抚抚罗伊的头。罗伊有些不自在,但总归没有躲开。

05

好像天都要烧起来了。

光与热交织,玛利亚抱着罗伊穿过一团团火苗,跑进密室。

罗伊哭,声嘶力竭:

“妈妈,妈妈!呜.......”

玛利亚将罗伊抱到密室的角落放下,用手擦掉罗伊的眼泪,让他看清自己。

“宝贝,看着妈妈,宝贝。”玛利亚双手捧着罗伊的脸,用拇指不停地抹去罗伊眼眶里溢出的泪水。

罗伊很听话,强忍着泪,闭着嘴巴闷声地打了好几个哭嗝。玛利亚见他冷静下来了,急切地对他说:“宝贝,记住自己的名字,你是罗伊·格林,生日是新纪元2290年的11月8号。宝贝,记住了吗。”玛利亚终于忍不住落了泪。

罗伊看到妈妈哭了,急了,连忙点头:

“罗伊记住了,罗伊记住了!”

玛利亚松了一口气,把他搂到怀里:“外面发生什么都不要出去,罗伊要听话。”

“宝贝,记住,爸爸妈妈永远爱你,永远爱你。”

已经太久了。玛利亚松开了怀抱,准备要离开密室。罗伊扯着母亲的裙摆:“妈妈不要,不要走,呜......”

玛利亚狠心地从罗伊的手中扯出裙摆,头也不会地离开了密室,转身的瞬间泪还是掉落在地板。

罗伊坐倒在角落,哭喊着,密室地门重重地合上。

好像什么都失去了。

“呜.....”罗伊小声地抽噎,抱着他的凯利被惊醒。现在是午夜的一点,凯利开了台灯,把小孩抱起来,慢慢地拍着他的背,低声呢喃着安慰语。

罗伊趴在凯利肩膀,用力地揪扯住凯利肩上的衣料,咬住牙不想哭出声音。

听着罗伊抽抽顿顿地呼吸声,凯利很难过。小孩做噩梦了,一定是回忆到了那一天。

“妈妈,妈妈....”

凯利轻轻抚摸着小孩的头发,安抚他的情绪,他侧过脸亲吻罗伊的脸颊。

小小的孩子,可能还不懂什么是生离死别,但他一定明白再也见不到所爱的人的难过。

凯利伸手将罗伊的眼泪拭去,吻了吻他的额头。

我们都失去了父母,以后我们要相依为命了。

06

昨夜哄了好久,凯利才把罗伊哄好。罗伊睁着大眼睛看他,问是不是凯利救他的。他还问凯利,有没有见到一个拿着冒着火的剑的叔叔。

“是他放的火吗,

为什么。”

罗伊怯怯地问,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

他让小孩把头放在他的肩上,抚摸着他的脊背。

“宝贝,一切都过去了,别问了。”

罗伊欲言又止。罗伊好像总是很听话,大人说什么,他都会听。

“嗯...”

第二天一早,凯利让仆人们把城堡中所有父亲和母亲的画像都撤下来,封存到仓库中了。一是怕睹物思人,难免伤心,二也是怕罗伊会认出父亲艾布特。

罗伊还小,有可贵的单纯。凯利不想让单纯的罗伊从小就背负着仇恨,把那些难得的可贵一点点磨蚀掉了。

仆人们陆续把替代的画像都挂好了,凯利站在城堡正厅环视着,忽然听见一阵喧哗:

“哥哥....哥哥你在哪?”是罗伊轻微的呼唤。

“哎呦小少爷您慢点,主人在正厅.....”后头跟着一连串仆人们焦急的呼喊。

罗伊一步一顿地从旋转梯走下来,管家先生在他旁边时刻伸着两只手臂护着,总害怕他掉下去,被吓得满头的汗。仆人们拿着披肩和小暖炉在一边跟着。

小家伙从小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啊。凯利在旋转梯下往上望着一群人前呼后拥,心里暗暗发笑,却越发觉得罗伊可爱。

罗伊看到凯利了,咚咚地走完最后两级台阶,跑进凯利的怀抱。凯利蹲下来抱住他,接过仆人们递来的披肩,给小孩披上。

罗伊看起来很精神,昨晚应该睡得很好,正认真地看着凯利为他系好披肩的蝴蝶结。凯利帮他理好了披肩的褶皱,才对上罗伊的视线。

罗伊甜甜地说:“哥哥,早安。”

大眼睛里盛满的都是喜悦和真诚。清晨的阳光从玻璃窗透进来,恰好照到罗伊的头顶,发旋折射着金黄色的光。

凯利忽然觉得罗伊一定是他的天使。

如果说几天前,他对罗伊只是怀着怜悯和不忍的感情,那么在这一刻开始,凯利发现,他早已经很喜欢很喜欢眼前这个可爱的小孩了。

罗伊喜欢吃甜食,这是凯利早晨在餐桌上发现的,厨娘做的芒果酱吐司面包罗伊可以吃下三份,水果沙拉小孩也能吃下不少。

“真好吃,甜甜的。”小孩舔干净嘴唇上沾到的沙拉酱。凯利觉得小孩比沙拉甜一万倍。

“以前没吃过吗。”凯利问。

“没有,妈妈不让我吃甜的...”罗伊微笑的表情慢慢消失了。

凯利意识到自己勾起了罗伊的伤心事,心里懊悔不已,他以为罗伊会哭。可是罗伊只是咬咬嘴巴:

“罗伊以后不会哭了,妈妈说过男儿有泪不轻弹。”

人还小小的,记得的道理倒不少,凯利摸摸他的头,表示鼓励和赞扬。

罗伊喜欢跑,而且能跑,这点凯利倒很早就发现了。两岁的罗伊可以从城堡顶层跑到底层的大厅,从大厅跑进花房,穿过花房跑到庄园的迷宫。罗伊可高兴了,倒是苦了身后提心吊胆的佣人和管家。

贵族的庄园不单只是个花园,它就像一个小国,面积很广,劳动人员很多,除了花园,还有生产区。像蔬果还有肉类这些食材基本上都是自给自足的。

罗伊跑到马厩看马了。他踮起脚摸摸凯利的爱马马赛,马赛吁地嘶鸣了一声,把头低下来蹭罗伊。罗伊开心极了,抱住马赛细细的抚摸它的脸,咯咯地笑。

老马夫为布鲁氏干活大半辈子了,头一回看见凯利的马这么亲近生人,他对站在一旁的凯利说:“这小孩有灵性哟。”

凯利笑了:“那是,咱们家的小孩。”

老马夫怀疑自己老糊涂眼花了了,他家的主人居然笑了,这在以往可是极其罕见的事情啊。

然而罗伊最喜欢的,是在花房观察小花小草,也可能是发呆吧。但是罗伊总会花上大半天的时间待着花房里。凯利有时从城堡房间的窗户望下去,就能看见罗伊趴在花房的玻璃墙边,抱着一盆不知道什么名字的花草,眯着眼睛陪植物一起享受阳光浴。罗伊皮肤很白,在阳光下更是耀眼。凯利挺怕罗伊晒多了皮肤会受伤,但后来发现罗伊的皮肤依然那么细嫩柔白。

这可能是宝宝力吧,神奇的魔力。

小家伙的身份还不能公开,罗伊活动范围只能局限在布鲁庄园。庄园是相对封闭的,而布鲁氏对待家丁都很友善,因此家丁们忠心耿耿,并不需担心消息被传出。

很快,主人凯利收养了一个小淘气的消息传遍了庄园,大家都知道主人宝贝小淘气宝贝得呀,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罗伊喜欢吃甜甜的小点心,一向不喜甜食的凯利专门为罗伊开设了下午茶,让厨娘每天变着花样给罗伊做小点心。

罗伊喜欢奔跑。但是小小的孩子脚步还不稳呢,看着总像下一秒就会摔跤。总嫌地毯太奢华,也没有必要铺设的凯利为罗伊在城堡每个角落都铺上了地毯。为了保证地毯时刻都是干净的,还添置了几个圆圆扁扁的地毯清洁机器人。

罗伊喜欢待在花房。凯利在花房里建了一间小木屋,只要罗伊愿意,随时都可以在里面小憩。

旁人也许看到的都是罗伊在庄园里玩耍的欢声笑语,但细心的凯利发现,罗伊时常会坐在花房里,呆呆地想着什么。

只要做些什么能让罗伊开心,凯利都愿意尝试。他想让罗伊有个快乐的童年,让他快一些走出失去亲人的阴影。

凯利送给罗伊一盆小杏花,罗伊接过来,用鼻子嗅一嗅,对凯利说:“谢谢哥哥!”

凯利摸摸他的头。

只听他叫这一句哥哥都值了。

07

罗伊在布鲁安顿下来快一个月了,过得很好,生活也习惯。之前因为身份保密的问题,两岁大的罗伊从未踏出格林城堡一步,与他相处的除了父母就只有两个照料他的心腹保姆。自从到了布鲁,可以满庄园乱跑了,还可以和园丁们菜农果农等形形色色的人聊天,罗伊快乐多了。

果农从树上摘下一个橙子递给罗伊。

“哇,原来橙子是这样来的!”罗伊双手郑重而虔诚地接过橙子,眼睛亮亮的,像对待神圣的宝物。

凯利见罗伊对花草树木很感兴趣,猜测他的异能可能是草系的。在KR-2029星球,草系异能的人大多从事的就是农业生产,或者完全和异能无关的职业。因为农业在如今高度机械化的时代不太需要过多的人力,而在这种随时会打起星际战争的年代,草系又不具备作战攻击能力,地位就一直较低。即使技能达到B或者A这种较高的等级,也都是在植物研究所工作,反响不大,并不太引起星球的注意。

凯利想,就算罗伊是草系,也不能让他被人瞧不起,他有能力让罗伊一辈子都安定周全,衣食无忧。不过他坚信,拥有不平凡的人生起点的罗伊,聪明又有灵气的罗伊,一定会有不平凡的未来。

凯利站在城堡顶层的露台俯瞰庄园,眼睛跟随着罗伊在园子里移动的身影,心里却想着事情。

不能让父亲白白牺牲。

格林氏被陷害,牵扯到布鲁氏,这绝对是有人精心策划好的阴谋。现在貌似风平浪静,一切重新走上了正常的轨道,但如果不把背后的小人揪出来,就是暗波汹涌,布鲁氏会十分被动。

这些天他都在避风头,父亲艾布特去世,盯着布鲁氏会不会有所动作的人多的是。他要先按部就班,做好职责分内的事情,等星球关于格林氏的舆论渐渐平静下去,他才能行动。

罗伊站在城堡外的广场仰起头望他,嘴巴一张一合。

凯利知道他在叫自己,匆匆下楼赶到他身边。

罗伊怀里抱着三个橙子。他还小呢,抱三个橙子有点困难了,还没等凯利走到跟前,一个橙子就掉到了地上。

罗伊皱皱眉,蹲下来去捡,刚捡起一个,又掉了一个。

凯利快步走到他面前,捡起橙子,顺带也把罗伊抱起来。

“真不错,捡了橙子,还捡了个小肥。”

罗伊知道小肥说的是自己,于是嘟起嘴,把剩下的两个橙子往凯利怀里扔。

小奶音:“哼!”

晚饭时,厨娘把罗伊的橙子打了汁,盛到玻璃杯里给罗伊。罗伊喝了两口,吧唧吧唧嘴,说自己摘的橙子格外甜。

罗伊吃得多,可是肉不见长。除了小手和脸蛋有点婴儿肥,其他地方都没什么肉。可能是跑的时候消耗得多。

“宝贝,吃这么多怎么都不长肉呢。”凯利捏捏罗伊塞满食物的腮帮子。

“你刚刚还说我是小肥呢!”罗伊反驳到。

“傻瓜,说你肥是夸你可爱呢。”

“哦......”罗伊无心听凯利的话,刚刚女仆上甜点,现在他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面前的牛奶布丁上了。

凯利宠溺而无奈地摇摇头。

晚上睡觉时,凯利把罗伊半抱在怀里,罗伊在身边,凯利睡得比以前安稳很多,大概因为是心里有了牵挂。

半夜罗伊轻悄悄地坐起来,走到房间的窗户,踮起脚仰望漫天的繁星。看着看着,眼泪吧嗒吧嗒地就掉在窗台。罗伊用肉肉的拳头擦了擦,拳头沾湿了,他又揪起睡衣往眼眶抹。

却忍着一点声音都不发出来。

凯利在他起身时就醒了,眯着眼睛看小家伙要去干什么,却发现小家伙望着窗没多久就哭了。凯利心疼地差点就想起身过去抱住他。可是他没有。

罗伊是个坚强的孩子,不喜欢示弱,不愿意让别人看到他因为伤心而落泪。凯利不想伤害到他的自尊。

小孩天性爱玩,罗伊白天在庄园里真的很开心。但是小孩的感情也最细腻。每当夜幕降临,夜深人静的时候,往往把他们内心深处最真挚的情感催发出来。

罗伊独自哭了很久。终于是困了,又重新躺回凯利身边,没一会就入了梦乡。

凯利睁开眼,伸手轻轻摸了摸罗伊的脸颊。

一切都要抓紧了。

【重发的 改了部分】

评论(1)
热度(4)

© 二月末 | Powered by LOFTER